当前位置: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旅游新闻

时光无声岁月静好,长大后,我就成了你!_情感频道_东

发布日期:2020-06-28 23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本来不想蹭父亲节的热度,可是有些话,早就该写下来。

我的父亲是一个沉默的人,同其他许多父亲一样,他也不喜欢表达自己的情感,有时候他甚至比其他的父亲更耻于表达。从我记事开始,我基本被怎么看到他笑,更别说拥抱我或者做其它陪我一起成长的事。仅有的几次记忆最后也变成了很沮丧的部分。一次是坐在他那辆二八杠的自行车前面横杆上,他带我去一个地方,但是我坐的很不舒服,可是我却不敢跟他说,想动一动换个姿势,却换来头后面低沉地一句“别乱动”,于是我就忍着一直到最后,下来的时候右边的腿都是麻的。另一次是我初中住校的时候,鼻子流了好几天的血止不住,他带我去医院,挂号的时候我还在不停流血,他却不曾说一句安慰的话,最后看完了医生出来,我跟他说,爸给我点钱。他看了我一眼,掏出一叠零钱,数了几十块钱给我,也不问我要钱做什么,只是给我之后说了一句“别乱花”,就再没其它话了。

我的父亲也是个暴躁的人。当我在跟表兄弟玩耍时受伤了,总是会换来一句“不许哭”;在放学回家路上跟同学玩耍时,被他看见就是一顿揍,揍我莫名其妙却又无可奈何;在失足落水后回家会躲着他去换衣服,因为被他看见又免不了一顿揍。那时候偶尔会觉得有些无助,感觉自己从来都是要独自面对所有糟糕的问题,因为被我父亲知道换来的不是安慰和鼓励,而是一通责骂或者一顿狠揍。以至于我现在看到电视上播放的一些原生家庭,甚是无感,总觉得跟我小时候比起来,这些简直没什么可以拿出来哭诉的。

很多年以来,我都觉得他一点也不爱我,即使别人的父亲也不说爱,可他给我的感觉,好像还有点恨我。

直到我成年后的一天,家里重修水井,母亲笑着跟我说,这口井差点淹死了你爸爸。我很好奇,问怎么回事。

母亲接着说,你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在井口附近玩耍,大家觉得你很小不至于会翻过井栏,所以都不怎么在意。忽然间听到有一声哎呦,紧跟着又听到一声落水的噗通声。家里人跑出来一看,发现你没了踪迹。这时候不知道谁说了一句,不会掉井里了吧?我们还没反应过来,你爸爸就一个箭步窜到井边,一抬腿就跳进去了。

后来呢?我问。

母亲笑了,就在我们一群人围在井边看你爸爸在水里扑腾寻找的时候,却听到你在外面的哭声。原来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外面去玩了,那一声哎哟是你在外面摔跤了。

那爸爸呢?

他呀,因为也不会水,在井里翻腾了半天,又是冬天,要不是大家及时拿带绳子的水桶拉他上来,说不定就淹死了。

母亲说的时候带着笑意,我却一点也笑不出来。我那时候还没有想过接受他是个爱我的父亲,所以母亲突然的诉说往事,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。又想起来父亲后来打我最多的时候就是为了我喜欢玩水。而且家里的水井常年有个大石墩在上面盖着,用的时候才打开,想来也是那一次之后父亲盖上的。

很多年之后,当我自己成了父亲,开始真正面对生活的压力,当我也要开始保护自己的孩子和家庭的时候,我终于一点一点明白了。

我开始理解他的沉默

:作为男人,每当遇到生活的不易,或是命运的不公,男人没办法把心里的痛苦和孤独跟身边的人倾诉,也没办法转身逃跑。只能沉默着承受,沉默着反抗!以至于后来,沉默成了一种习惯,成了一种状态,成了一种方式。

仿佛是用沉默在跟自己的命运说:你要我求饶吗,我偏不!

我开始理解他的暴躁

:他知道自己没法护着我一辈子。他恨我还没有学会保护自己的方式,害怕我一直软弱和退缩,早早地逼着我学会独自去面对,学会遇到问题时不是哭,而是解决。

同时他也一直全心保护着我,一如那个冬天跳进冰冷井水时的奋不顾身,只要是我遇到无法避免的危险,他就会不管不顾地为我挡住。

我之前心里一直抵触成为像他一样的人,或是像他一样的父亲。可是随着渐渐长大,却发现自己正在慢慢变得越来越像他:沉默着对抗生活的不易,暴躁于孩子的软弱不长进,还有为了保护家人和孩子随时准备挺身而出。

时至今日,我依然记起有一年的暑假,父亲和我同样沉默不语,一前一后坐在房间的桌子上,他算他的帐,我看我的书。我抬起头,看见他的背影,高大而佝偻。如果有张照片拍下当时的场景,也许会发现,我们两个肯定出奇地相似。

时光无声,岁月静好。长大后,我终于成了你。

Power by DedeCms